物探人,且行且珍惜

今天是2020年4月30日,距离我离开家门已经三个多月。临走时还朝媳妇儿发了脾气,事后肯定是后悔。留下一家老小,尤其是老二才几个月,我出门的时候这小家伙儿还不会坐,而今天,小家伙都会爬了,还开始了蒙话,妈么妈么的喊。而对于老大,我更是愧疚不已,没能解决儿子的择校问题始终让我内疚万分。而今年又赶上COVID-19大爆发,也失去了置换房子换学区的可能性。

我的两个宝贝儿子

昨天,经过我的积极沟通,5.10号的倒班我可以不休假,继续工作,对于contractor的我来说这绝对是个好消息,这也归功于我一直擅长积极主动沟通。今年的物探市场哭声一片,自14年油价崩盘以来,好不容易在19年稍微复苏了点儿,20年初的这场疫情直接让全世界停摆。说实话,我也怨恨武汉政府的领导无方,不然高层怎么会直接罢免湖北省政府最重要的四个高层。但是,在船上我还在拼命维护我们的政府,因为后期的表现着实惊艳,不管西方社会怎么评论。长期行走于中美之间,我更了解中国和西方甚至所有国家的隔阂,中国以外的人很少有真正了解中国的,而中国人也多数受蒙蔽,不管是哪个政府,都是拼命抹黑别人,过度粉饰自己的政绩或者文化。老百姓天天看新闻,怎么可能不受影响,绝大多数人并没有我这种在跨国团队长期工作的经历,很少中国人像我这样在16个国家工作,生活在中国的。

去年年底定的深圳的新房,疫情大爆发后我一度有过退房的想法,后来还是坚持留了下来。不管怎么说,只要能撑过去这一轮危机,将来这就是留给两个孩子最大的财富。青岛的房子目前在850万左右,深圳这套450多万,两个孩子有了这两套房子,最起码以后可以自由地追求自己的理想了,不用苟且地活着。作为父亲,我自然希望他们能从事医生,金融,或者互联网之类的行业,甚至是体制内。至于现在火爆的教师职业,我并不看好,没有哪个发达国家的教师职业是高薪的,现在的火爆多半是因为新生儿太多,看看美国,大学里甚至招生都开始下降,教师甚至有被裁员的了。绝大多数的教师是毕业就开始教书,并没有什么社会经验,一旦出生人口下降,这个职业可能就没有那么光鲜了。

在石油行业水深火热的今天,我还能有一份工作,实属不易。经过这两轮洗礼,我开始调整自己,虽然因为家庭和经济原因,我没能去中欧读MBA,但是我的学习不能落下。如果今年下半年我的工作能够继续,我还会继续学习数据分析,数据挖掘和大数据,当然会结合自己的行业背景,十年的积累不能说丢就丢了。如果我一毕业我就去了BAT这种,现在肯定也会是阿里p7-8了,收入也不会比现在少。

如果有幸能度过这次行业危机,我决定在时机成熟的时候转行互联网,或者石油国企内做个技术专家。作为中国人,我在国际物探市场找个一席之地实在是太难了,目前做这一行的中国人应该只有我一个了,原来斯伦贝谢的几个同事继续留在wg船上的也因为疫情在家远程工作了,可以预计不久的将来就没有中国人了。

想要获得成功,付出的努力要比别人多很多。这一段时间我的学习进步挺大,虽然没有人指导也没有商业环境,但是我自己应该也能摸索出一些门道。一切顺利的话,年底时我应该熟悉一般数据分析的流程了,然后可以接着做数据挖掘和大数据。事实上,很多去了大厂的人技术面非常窄,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很多方面的技术。熟练阅读英文源码,也是我的优势。

目前还不知道下次倒班时间,反正是六月中下旬,这一次出工,可以到手30万左右,还是很值得。这样上半年我的收入就超过40万了,即使下半年没有项目也无妨了。想在国内收入这么多,想必更难,工作强度更大。

真的希望行业能尽快回暖,最起码工作稳定性会好很多。听说能多工作一个多月后,心理压力马上小了很多,睡觉也更踏实了。这几个月睡眠不好和压力大肯定有关系,买房子还赶上了百年不遇的疫情+行业危机,压力比17年要大很多。如果明年还有项目,可以边工作边学习,偶尔可以兼职做些爬虫的工作,也可以做些数据分析数据挖掘。

Leave a Reply